知乎小说网第一时间为您更新作品换凄
知乎小说网
知乎小说网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誓不为妻 美女老师 官道天骄 御夫有术 承少独宠 都市藏娇 医妃无价 暖妻来袭 亿万老爹 恋恋红杏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知乎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换凄  作者:方妮 书号:33201  时间:2017/7/19  字数:7896 
上一章   第十章    下一章 ( → )
  “你带他来干么?”黄家芹看到跟着邱亦诚一起出现的危世淮,迅速沉下脸。

  “你先别生气,等搞清楚状况再动怒好吗?我的姑。”邱亦诚轻声细语的哄着,跟以前大剌剌的模样完全不同。

  “我跟他又不,没什么话好跟他说。”黄家芹站起身就想离开这家他们第一次见面的PUB。

  “请你留步。”开口的是危世淮。

  黄家芹顿了顿身形,勉强的转头望向他。

  这一瞧,倒让她惊讶的挑高了眉。

  ㄟ,这个男人跟她之前见过的是同一个男人吗?

  脸胡碴不说,连那一双原本犀利得吓人的双眸此刻也疲惫无神得可以,不复当的英气。

  她将询问的视线瞟向了邱亦诚,得到连续的耸肩回答。

  “你想说什么?”她就是心太软,又转回位子上坐好。

  “漾漾她…”

  “停!”她举起手打断他的话,一阵抢白道:“你还有脸提她?她被你害惨了。”

  “我要亦诚带我来,就是想请你转告她,我是真的愿意负责娶她。”他真的没半点虚假。

  “我才不要,你还没挨够骂啊?再去说只会让她更讨厌你。”她才不想替他传这种话。

  “讨厌我…”这三个宇仿佛炸弹似的,将危世淮的神智都炸毁,让他像颗气的气球,双整个沮丧的垂下。

  “奇怪了,这不是你要的结果吗?你不是东怕西怕的一直告诫漾漾不要喜欢上你?现在干么还一副世界末日的样子?反正你女人多得是,回去跟你家那个女人厮混就好啦,干么还来假好心,说些负责不负责的话。”她把一肚子气尽数发个痛快。

  “喂,你讲话也要有气质点嘛。”邱亦诚尴尬的轻碰她的手臂。

  “你管我?不就不要理我。”她白了他一眼。

  “不敢,我不敢,只要你不要不理我,多鲁我都爱。”他嘻皮笑脸的讨好。

  “麻当有趣。”黄家芹没好气的打了下他的肩膀,不过眼底眉梢尽是甜蜜的笑意。

  “我错了,”危世淮看着他们打情骂俏的模样,突然喃喃道:“其实因为我怕自己会喜欢上她,所以才会借着要她不要喜欢我好阻止自己,天,我真是个蠢蛋。”他现在才发现,自己或许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就爱上她了。

  “这是什么逻辑?你怕自己喜欢上她,所以要她不要喜欢你?那现在她不喜欢你,不就正合你意?”真是的,讲得她快头昏脑

  “不,不管她喜不喜欢我,我都要娶她。”危世淮没有生气的瞳眸突然又亮了起来。

  “你还是搞不懂吗?她要的不是你娶她。”看他应该累积很多情场经验,怎么会不懂女人的心?

  “我爱她,我非娶到她不可。”他下定决心,说什么都无法再动摇他。

  就算她对他冷漠,对他打骂,他也绝对不会放弃。

  “等等,你刚刚说什么?”黄家芹像发现新大陆似的直盯着危世淮问,反倒是邱亦诚老神在在,旁观者清,对于好友的心情,他早就猜着八九分了。

  “我非娶她不可。”重复一遍,也像在加强自己的信心。

  “下一句。”

  “下一句。”邱亦诚学着黄梅调里马文才耍笨一样的摇头晃脑唱着。

  “啪。”果然又吃了黄家芹一记铁沙掌。

  “快说快说。”她催促道。

  危世淮反倒是涨红了脸,怎么都说不出口。

  看着一个颓废的大帅哥在面前张口结舌,好像得到失语症的模样,黄家芹忍不住开怀大笑了起来。

  嗯,冲着今天这个画面,她就原谅邱亦诚没事先告知她,擅自把危世淮带来的过失。

  “你们慢慢聊,我还有事情先离开了。”他的事情自然跟夏水漾不了关系。

  “等等,不要说我都不帮你,先说那天那个女人是谁?你知道漾漾为她哭得有多伤心吗?”她喊住旭问。

  那天的女人?危世淮怔了怔,随即绽出苦笑“那是我姐。”

  “你有姐姐?”黄家芹看了眼邱亦诚,得到了点头的证实。

  “他也有爸妈。”邱亦诚搞笑的接嘴。

  “没叫你讲话你不要讲话。”她拿了一杯酒堵住他的嘴,继续对危世淮说:“你很怪耶,干么漾漾兴匆匆的跑去见你,你还用你姐姐假装你的女人气走她。”

  “我以为她男友了,有段时间她完全不跟我联络,所以…”

  “所以你自尊心受损,所以自以为是的用羞辱她来恨。”她替他把话讲完。

  危世淮的眸底闪过一丝被说中的狼狈,默认了。

  “好吧,看在你有悔意的份上,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第一,漾漾从三年前在邱家门口看到你之后就爱上你,一直到现在从没有贰心过,更不可能男友;第二,她突然失去联络只是为了想测试看看你会不会主动找她,谁叫你一直叫她不要喜欢你,她只好想办法让你先喜欢上她,谁知道结果竟是一顿羞辱。”

  “你说她爱了我三年?!”这个消息实在让危世淮跟邱亦诚都觉得太“夏客”了。

  “要不然你以为她是那种随随便便就跟人家发生关系的女孩吗?”

  “我该死。”危世淮自责的槌了下自己的脑袋,没等她讲话,快速的冲了出去。

  “真受不了,希望他们不会再一直错过彼此了。”黄家芹好笑的摇摇头,不过就怕他闯不过夏伯伯那关。

  想到这里,她原本咧开的瓣又稍稍收了起来。

  唉,看来现在他只有自求多福了。

  *********

  轰隆隆的打雷声不住的自云层后传出,斗大的雨点宛若没关紧的水龙头似的倾盆而下。

  夏宅外,一个高大的身影毫无遮蔽的站在雨中等待大门敞开的一刻。

  “你真的不见见他吗?”陈美娇站在落地窗边,拨开窗帘往外望,回头看了眼正在偷吃东西的丈夫问。

  要是女儿知道其实她爸爸根本没绝食,每天都偷吃一堆东西,一定会昏倒吧。

  “我干么见那个臭小子?”没杀了他就不错了。

  “奇怪了,我记得上次你跟他聊天之后,还跟我说这个年轻人不错。”她走回边调侃他。

  夏正涵脸色微微变了变,尴尬道:“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他对我们女儿做了那么过份的事情。”

  “不管是怎么开始,至少他们现在互相喜欢,你就不要反对了吧。”见老公刚吃完一包零食,她又递上一包洋芋片。

  “这种男人根本就只会伤女人的心,你看看隔壁邱家的女儿被他害得多惨,以后真不知道要怎样嫁人,我全都是为了漾漾好。”夏正涵反驳道。

  “话不能这样讲,那也是亦雯自作自受,先用诡计诬赖他,他那时不也答应要负责了吗?况且,如果他对漾漾无心,就不会任由风吹雨淋,不分夜的在门口站岗一个星期。”这可不是普通的喜欢就可以做到的。

  “要站就让他去站,反正今天以后他站也没意义了。”他了块洋芋片进嘴里,得意的笑道。

  “你啊,难道都没看到女儿渐消瘦,每天红肿着双眼挤出勉强的笑容吗?”那模样,看得她这个做妈的心疼极了。

  “那…那只是短暂的,过阵子就好了。”他的眼底闪过一丝不舍,不过还是嘴硬的说。

  “那怎么以前你要娶我而跟我爸对抗的时候不这么想?”陈美娇没好气的道“女儿的个性像我,爱上了就死心塌地,不会改变的。”

  “奇怪了,你是很喜欢他是吗?干么一直帮他讲话。”夏正涵觉得不舒服极了。

  “我觉得他不错啊,相貌堂堂,一表人才,跟咱们家漾漾很配。”

  他不悦的将零食丢下,赌气的拉过被子“我要睡觉,不吃了。”

  “你才刚睡醒又要睡?公司的事情都不用管了。”她忍不住笑出来,这老公还真是小孩子脾气。

  “交给专业经理人去管吧,反正我以后要常常飞出去看漾漾。”

  “你真的想把漾漾留在家里一辈子吗?”她坐在沿,严肃的问。

  “有何不可?”

  “那等我们死了以后呢?你要漾漾一个人孤独度吗?还有你不想抱孙女吗?”这老番癫,疼爱女儿也不强迫样疼爱的。

  老婆的话让他有瞬间的怔愣,还没找到话反驳时,敲门声响了起来。

  “进来。”陈美娇应了声,而夏正涵则是手忙脚的将食物给下。

  “爸,妈。”夏水漾走进来,已经够纤细的身子,这几天又减了几分。

  “漾漾,你还好吧?”看那双眼睛,又是因为哭泣而红肿的吧?陈美娇瞪了丈夫一眼,心疼的上前牵着女儿的手问。

  “我很好,行李也收拾得差不多了,我该去机场了。”她勉强挤出一抹笑。

  “女儿,你若不想去就不要去吧,妈妈支持你。”陈美娇摸摸女儿的脸。

  夏水漾沉默了片刻,看了眼躺在上的父亲“不,我要去。”

  “可是他还在外面…”陈美娇的视线瞟了眼窗外。

  “我会从后门离开,妈,请你也去告诉他,叫他不用再来等了。”她忍住心痛道,她不能见他,否则所作的决定一定会动摇的,她不想再自他口中听到任何让她心碎的话了。

  “怎么不去跟他把话讲清楚呢?”陈美娇建议她。

  “我跟他没什么好说的了。”她要的他给不起,他要给的她不要,就像两条平行线,永远没集。

  “没错,我们跟他没什么好说的了,漾漾,到了那边记得打个电话回来让爸爸安心。”装病的夏正涵嘴道。

  “我会的,爸,你要答应我,好好吃饭跟休息。”这也是她选择出国的主要原因之一,为了让爸爸安心。

  “呃、我会的。”他讲得有点心虚,这几天他偷吃了一堆东西,反而还胖了。

  “那我先走了。”夏水漾虚弱的笑笑,转身离开父母的寝室。

  “这样你就开心了吗?”陈美娇气恼的问“女儿根本一点都不快乐。”

  “我…”他被骂得无话可说,他也看到女儿的眼神完全不似以往总是闪烁着光亮,只剩下暗沉的郁

  “你也听到了,刚刚女儿自己说不见他的。”

  “我只知道女儿是因为顾虑你,所以才加深了不见他的决心,不管了,以前我什么事都听你的,这次我不管你,我要让他进来,你给我好好跟他谈谈,还我一个快乐的女儿。”她受不了了,无视丈夫的抗议,转身就走出去。

  “喂,你不要放他进来,我不见他喔,老婆。”夏正涵见喊不住她,最后干脆用棉被整个盖住自己,来个无声的抗议。

  危世淮走进房门时,看到的就是他将自己蜷缩在棉被底下的拒绝。

  “伯父。”他礼貌的喊了声。

  “老公,你在干么?年纪这么大了还这么幼稚。”陈美娇上前,一把将棉被给掀开。

  “我不要见他。”棉被被掀开,夏正涵干脆紧闭眼睛。

  “伯父,请把漾漾嫁给我。”危世淮双腿下跪诚恳的请求。

  “世淮,你不要这样,快点起来。”陈美娇惊愕的连忙上前想要将他拉起。

  夏正涵听到声音,也忍不住偷偷张开眼睛偷看。

  “你这样是做什么?男儿膝下有黄金,你怎么可以随便下跪?”他猛的坐起,一方面指责他,一方面心底也受到很大的震撼。

  “为了得到你的应允与原谅,要我的命也无所谓,又何况只是下跪。”危世淮一点都不以为意。

  以前他都认为笨蛋才会为情所苦,何必为了一棵树放弃一座森林,现在他才知道,原来真正的爱情是连生命都可以不要,何况其它?

  “老公,你就快答应他吧。”陈美娇帮忙当说客道:“他都已经在外面淋了一星期的雨了,难道这样还不够吗?”

  “你以前也是对邱亦雯她爸爸这样讲吧?”夏正涵板着脸,一副不为所动。

  危世淮苦笑的扯扯“我跟她父亲只谈到负责任的问题,不带丝毫感情,这世界上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值得我这么去争取,除了漾漾。”

  “所以你并不是为了负责任而来?”夏正涵眯着眼睛问。

  危世淮回视他的目光,毫不畏惧“我是为了爱情而来。”

  “砰…”突然,一个重物掉在地上的声音自房门口传来,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

  “漾漾?”陈美娇走了过去,拉起她的手,安慰的拍拍她的手背。

  “我是来跟你们道别的。”夏水漾颤抖着声音道,她没想到竟会看到这样撼动她灵魂的一幕。

  “你要去哪?”危世淮眉头一蹙,本想站起身,但还是维持跪姿。

  在没有得到认同之前,他是不会起来的。

  “你…你刚刚说什么?”她却像是没听到他的疑问似的,提出反问。

  “我问你要去哪里?”他重复问一次。

  “不是这句,你刚刚跟我爸爸说什么?”她的瓣止不住的颤抖,小手紧张的在口前握成拳。

  “我要娶你。”他凝视着她,故意装作不懂她所指为何,这是他第一次对一个女人动心、动情,他真的还不是很习惯。

  “不是这个,我不是要听这个。”夏水漾着急得忍不住跺脚了,她刚刚明明就有听到关于“爱情”这类的词句。

  “漾漾,你不要理他,飞机快要赶不上了,你快点出发。”夏正涵自上跳了下来,拿起行李催促着女儿。

  “你要出国?”危世淮的眼睛微微眯起。

  “没错,我女儿决走出国留学,你就不用再勾勾了。”夏正涵抢先回应。

  “难道你对我真的一点都不留恋?”他的心狠狠的揪了起来。

  “别忘记,是你要我不要喜欢上你。”夏水漾紧咬着下,忍住想要冲上前抱住他的望。

  “我是笨蛋,你以后可以都不用听我的。”危世淮狠狠的敲了下自己的脑袋。

  “不要打…”她脸上有着难掩的心疼。

  “要打就打用力点,这么轻是做戏吗?”夏正涵则是讽刺的道。

  “老公,你不要再闹了。”陈美娇怒了,第一次对丈夫厉声道:“你再不让他们好好谈,我就跟你离婚。”

  “你说什么?”夏正涵的下巴几乎都要掉到口。

  “你听到了,我不重复第二次。”

  “你为了这个小伙子想跟我离婚?”这、这还有天理吗?

  “那又怎样?我受够你整天只黏着女儿不黏我了。”她故意发怒指控。

  “老婆…”他理亏的想拉她的手,可却被用力的甩开。

  “先说你答应让他们在一起再来跟我谈。”她这次是铁了心要让自己的丈夫认清事实…女儿长大就是得嫁人的事实。

  “我…我…”他肚子的不甘愿,可又不敢惹怒老婆,只好转向女儿“漾漾,你说咧?”

  在看到他为了她竟然愿意下跪的时候,她的心早就已经软化了一半,若不是碍着父母在场,或许她早投降了。

  “你还欠我一句话。”她回视着危世淮,多来死寂的心又逐渐开始复活。

  老天爷,拜托他可以对她说三个字,不过千万不要是“对不起”

  深情的看着她,危世淮知道这将是他最后的机会。

  “漾漾…”他深了口气,准备开口。

  “你不要说了,漾漾不要听,漾漾,我们走。”夏正涵哪看不出女儿动摇的心,拉着女儿就想走。

  “夏正涵!”陈美娇生气的喊道“我现在要回娘家了,要是你不马上追过来的话,我就永远不会再理你,我爸也不会再让你进门一步。”说完,不等丈夫反应,她朝女儿眨了眨眼之后,迅速的走出房门外。

  “老婆?”ㄟ,事情怎么会变这样?夏正涵看着老婆气冲冲离开的背影,瞪了眼跪在地上的危世淮“以后你敢欺负我女儿的话,我不会饶了你的。”随即着急约追了出去。

  这是不是表示他答应他的请求了?危世淮总算可以稍稍松一口气。

  一待父母都离开房内,夏水漾慢慢的走到他的面前,顺手拿起一旁的巾替他擦拭还淌着水的头发。

  “漾漾。”他抓住她的手腕,跪着仰望她“你还是爱我的。”否则她不会这样温柔的替他擦头发。

  她别开头,眼底不由得蓄了泪水,哽咽道:“你快起来吧。”

  “那是我姐,对不起,我故意用她气你。”他这辈子从来没像这阵子这样老是在干蠢事,自从遇到她之后,他作对的事似乎少之又少。

  “你姐…”

  “是我不好,我以为你了新的男友,所以才开始回避我,加上我主动来找你,却被你一直下逐客令,你知道那对我的自尊是多大的打击?所以当你来找我时,我利用我姐演了出戏,来弥补我那该死的自尊。”他解释着,浓密的双眉因为懊恼而紧拧着。

  “可恶的你。”她弯下,忍不住槌打着他“我爱你爱了三年,你竟然认为我会和其它男人交往?”

  “对不起,我蠢,我笨,我白痴到看不出事实真相,我以为为了负责任我娶谁都无所谓,可在认识你之后,我终于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我只能娶我爱的人。”他捧住她的脸,虔诚的道:“漾漾,我爱你,不管那一夜跟我共度的人是不是你,我早就不可自拔的深深爱上你,天,我根本无法想象生活里没有你的日子,嫁给我好吗?”

  “你…哇…”泪水开始自夏水漾的眼眶中泛滥,她哭泣得宛若是个小孩子,仿佛要将这阵子以来的心伤与委屈全部宣而出。

  “不要哭,你哭得我都心碎了。”危世淮将她搂在怀中,任由她的泪珠混杂着他前的雨水,沾他的衣衫。

  “我、我等你这句话等太久了。”她是喜极而泣啊。

  “我终于明白你为何赏我那些巴掌了。”他自嘲的牵动瓣,除去责任跟愧疚,她要的只是他的爱,他的心。

  “现在才知道,真该再打一巴掌。”夏水漾抹去泪水,佯嗔道。

  “只要你愿意原谅我,这辈子我都随你打。”他将脸凑上前。

  “这可是你说的。”她作势要打他,可却在最后一刻以取代手,亲吻着他的脸颊。

  他喟叹了声,捧起她的脸蛋给了她一个又深又长的热吻。

  “我爱你。”他将热吻移到她的耳边低喃。

  “再说一次。”她的双眼闪烁着感动的泪光。

  “我爱你。”他又说了一次。

  “再说。”她闭上眼,沉浸在他充的声音中“再说…”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他微微一笑,遵命的不断重复着那三个宇。

  我爱你…恋人的絮语轻柔的在房内回着,诉说着永远的承诺与坚持,那将是永远的爱情,也是最甜美的果实。
上一章   换凄   下一章 ( → )
我等你宝贝/夏娃笨笨小情人老婆爱搞怪恶魔的小心肝丫头捡错郎她的深爱情人新娘心动对你不设防
换凄最新章节阅读《第十章》txt下载,知乎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作品换凄,如发现未即时更新请联系我们。换凄最新章节无弹窗无广告免费在线阅读尽在知乎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