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小说网第一时间为您更新作品小户媳妇
知乎小说网
知乎小说网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誓不为妻 美女老师 官道天骄 御夫有术 承少独宠 都市藏娇 医妃无价 暖妻来袭 亿万老爹 恋恋红杏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知乎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小户媳妇  作者:随风月影兰 书号:1649  时间:2016-10-1  字数:6355 
上一章   113 从新开始;花明柳暗    下一章 ( → )
  二人正说着话,远远的有一男一女吵闹声响起。

  这园子里除了守林护院的两个武夫,目前就只有沈天赐夫妇常住,听争吵声,正是沈天赐夫妇无疑。

  项宝贵抬了抬眼皮,便让冷知秋继续说。

  冷知秋却跳下他的腿,扇了扇背上焐出来的汗,不以为然的瞥他。“你表舅夫妇争吵,就在左近,焉能视无睹?”

  “我不管我不想管之事。”项宝贵着她的目光。

  他开始学会对她坦诚。

  “是了,你任惠表舅母成为棋子,惑钱多多的注意,不管她受多少罪,你都无动于衷。”冷知秋微微蹙眉“我也很厌恶争吵扯皮之事,但如今,他夫妇二人都不仅仅是你家表亲,更是替我做事的帮手,我不能不管。”

  所以说,沈天赐夫妇现在是她的人,她要罩着?

  听她这么说,项宝贵立刻站起身。“为夫错了,我们这就去看看。”

  到了南面的园子,循声望去,只见沈天赐拉扯着惠,惠嚷嚷着要找项宝贵,沈天赐则大声呵斥她。

  “…”冷知秋扫了一眼项宝贵,看吧,人家找你呢!冲你来的。

  项宝贵便在她上抚了一把,对曲线手感万分满意之余,眼角冲她闪了闪眼神。“为夫就指望项夫人解围。”

  惠也见到了项宝贵,顿时傻住。

  之前她看到项宝贵和冷知秋进园子,便冲着撞着非要去找他,想质问他为何迟迟不来相救,扔下她在钱府吃尽苦头?除了他项宝贵能救她,还能有谁?三年啊,多少夜的恐惧不安、艰难困苦?最后还被钱多多那畜生毒打,差点就死在里头!他眼里有她这个表舅母吗?

  沈天赐拦阻她,起先还好言好语劝着,你来我往说了半天,情绪越来越激动,最终就大闹了起来。

  这会儿人来到眼前,一双璧人风和丽的样子,惠却畏惧了,被钱多多打怕了的神经,一接触项宝贵那幽深的目光,立刻绷紧,躲闪着往沈天赐身后缩。

  “别打我,别过来…”

  沈天赐黑着脸将她往屋里送,扭头对项宝贵告罪:“宝贵,她这阵子躁,已经请了大夫开安神的药,你和你媳妇去忙自己个儿的,不用管她。”

  岂能不管?

  冷知秋往屋里走,一边对项宝贵道:“我进去看看表舅母,你可不许不打招呼便走。”

  她已经受够了他突然消失,带给她那种空落落、脚不能着地、心不能安稳的感觉。

  进了屋,惠抱膝坐在榻上,睁着凹陷进去的双眼瞅她。

  冷知秋搬了把椅子,端坐在她对面。

  “舅母,姓钱的欺负您,咱们以后一定报仇。”

  惠哭道:“为什么要等三年?为什么要那么久才来救我?”

  冷知秋无言。

  良久,她才幽幽然柔声道:“舅母,这样折磨自己不是办法,给天赐表舅补偿您的机会,也给项家补偿您的机会吧?”

  虽是商量的话,但口气却肯定。

  她不似一般妇人之间的说合劝解,总是有三分假亲热、七分真同情,一副“贴心”的表情。冷知秋坐在那里,是淡然冷静的,浑然天成的主母威严。

  “知秋与舅母您有恩无仇,您和天赐表舅,以后都随着我做事。项园这西南的两处院子,一座你们现在住的淑芳苑,一座是旁边的西楼,我做主,以后都归您和天赐表舅住,将来你们有了孩子,成家立业,都有着落——往事不可追,舅母,一切往前看,可好?”

  惠怔怔的止了哭。

  …

  外面,项宝贵负手立在一株大树下,树荫浓暗,远处雷声滚滚,近处已然下起点滴的雨珠。

  沈天赐原本也陪着,郝十三突然蹿出来,他便回避去了别处。

  待沈天赐走得不见,郝十三小声禀告:“少主,木子虚出来了,但玉仙儿…紫衣侯要您亲自去一趟淮安。”

  项宝贵看着某一个竹门帘后隐约的人影。

  “知道了,我还要再‘养’一阵子伤,不急。”

  “诶…”郝十三嘴角,硬着头皮道:“恐怕少主不能‘养’太久。”

  项宝贵抿不看他。

  “少主,那个敕封诏书,到底还要不要?”

  “朱鄯这段时间忙着国丧登基,一面想着削藩筹集军饷,一面却没忘记把江南科举的事给办了,他这样东一把西一钯的出手,毫无章法,飘忽不定,我看老皇帝的敕封诏书到了此人手里,暂时就不用指望了。平里该你们做的事就去做,对付姓朱的,我们要等一个时机。”项宝贵淡淡的应。

  郝十三傻乎乎问:“啥时机?”不会是拖延时陪女人的借口吧?

  项宝贵就像知道他的心思,勾着嘴角笑哼。

  “到时候你就明白了。快走,不要让我娘子看到你,免得她扫兴。”

  “…”郝十三闷的遁了。

  一会儿,却又见张六穿得像个公子哥儿似的走来,冲项宝贵施礼。

  “主子爷,三爷爷回城里宅子守去了,以后跑马车趟子、保护夫人的事,就交给六子。”

  项宝贵挑眉上下扫了一眼张六“你怎么这样打扮?”

  “这是夫人吩咐的,说六子姓张,和她的义弟算是本家,因此认六子做族亲堂兄,换个行头方便替她跑腿儿。”张六恭敬的答。

  项宝贵忍不住笑骂:“你穿着不浑身发吗?”

  “不敢。”张六直愣愣的。

  “不敢就好,以后给那些人做个典范,多几个你这样为夫人跑腿儿的,嘻嘻。”项宝贵心情愉快起来。

  张六正要出去备车,项宝贵叫住他。“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盯着我,催我出门!在我娘子面前,你要是敢提‘出门’半个字,我就把你踢成瘸子!”

  张六立刻想起京城里那一脚,股差点裂成四块,顿时加快脚步,溜得没影了。

  ——

  夏天,不是闷雨阵阵,便是烈当空,太湖边的风是极好的,因此,项文龙、项沈氏、项宝贝全部被项宝贵请到了老“沈园”——也就是现在的新“项园”——避暑。

  大门牌匾很快挂了上去,簇新的“项”字,让项沈氏心情有些复杂,但不算坏。

  她不识字,但“沈”和“项”的模样,她是记在心里的。

  “项”字,在她眼里,就像她钟爱一生的夫君项文龙、如宝一般的儿子项宝贵,端正明秀,透着股贵气,就像一个手持宝器、头戴华盖的大王,有着顶天立地的棱角。

  当然她不知道,她给自己儿子取的名字有多不上档次。幸好,项宝贵并没有任何不

  虽然项沈氏是当家主母,但儿子在家,一切事情,还是由儿子说了算。

  项宝贵要改建园子,项沈氏虽然觉得心情异样,但也只能答应,只是在改建之前,一遍又一遍的游园,把年少时的记忆一遍又一遍洗过心田。

  项宝贵和冷知秋看在眼里,也不去打搅她。

  他们请了风水、工匠,又找来苏州最有名望的龚先生设计修改园子的草图,冷知秋不出面,却忙着陪项沈氏招纳丫鬟仆从。

  有了丫鬟仆从,便要动手洒扫,裁衣被的布置。

  这一天忙到晚的,项宝贵几乎没见着小娇的人影,他悄悄找了书画“观摩学习”又有过那一天的经历,对怎么摆小娇,渐渐心里有数。到了晚上,他便心澎湃、*汹涌,想着要给她一个难忘美好的房之夜,却不料——

  冷知秋忙了一天,往往就叫小葵伺候了沐浴,上倒头便睡,缩在角落里,小小的身躯,的秀发,因为暑热,睡梦中不时惦记着摸团扇给自己扇了两下。

  项宝贵瞧的心疼,摸着内伤的肚子,只好乖乖拿过团扇给她扇凉了、睡稳了,这才躺下,黑暗中,两只眼睛幽幽的闪烁。

  怎么觉得修园子、搬过来避暑,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这早晨,鸟儿叽啾,太湖吹来的风轻轻撞着碧纱窗,带给人一种美好的期盼。

  项宝贵懒懒的睁开眼睛,踢开身上的薄薄丝毯,颀长的身裹着一条不及膝的白绸亵,上身*着,麦色的肌理经过一晚的睡眠,苏醒过来,而平滑,虽然有些伤疤纵横,却平添一种感风情。

  苏醒过来的不仅仅是那一身力量与优雅融合的线条,更有某处蓬的*。

  不需要看身旁蜷着的是怎样一幅人垂涎的美,那美早就刻入他心底,让他发狂。一伸臂就将某个还在睡梦中的小女子带到了身上,一边解着衣带,一边抬起她的小脸,努就要吻上去。

  “少主!”窗外,张六一声大叫。

  冷知秋睁开惺忪的睡眼,看着面前放大的俊脸和那努起的薄,有些刚睡醒的糊涂。肚子上,一*的东西戳得她很不舒服。

  项宝贵咬牙切齿的把嘴巴恢复原状,翻身将她压制在身下,滚烫的呼吸洒进她的颈窝。

  “少主,不好了!”张六又叫。

  “…”项宝贵抓起一只玉枕,扔出了窗,正砸在张六的口,将他砸得一股摔倒在地,眼冒金星。

  “真的,少主您快出来一下。”张六哭丧着脸。

  片刻后,某少主一脸阴沉的出现在他面前,不知是杀气多一点,还是煞气多一些。

  张六心里哀鸣着,硬着头皮附耳上去:“消息说,王妃和驸宾找来了一个先王的‘幼子’…”

  项宝贵目光一转,盯着张六看。

  张六眨巴眨巴眼睛点头“真的,今早刚得的消息。”

  他不是故意要坏少主的好事,刚才,房间里有一声娇软的嘤咛,他听见了。

  “咳,主子爷,您和夫人还有一辈子时间可以待在一起,不差这会儿…”张六摸着鼻子讪讪的劝。

  这时,冷知秋扇着团扇走出了门,只看了一眼主仆二人,便淡淡道:“夫君,我去前面陪姆妈用早饭,然后去一趟城里,看看小兔怎么样了,你若伤好些了,要不要陪我一起去?我想让你看一样东西。”

  她隐约知道,他大概又要走了。

  项宝贵赶上一步,抢过她手里的团扇替她扇着“一起去用早饭。”

  “你脸都没洗呢。”冷知秋弯弯嘴角笑的有些勉强,抢回团扇走了。

  张六忙去打了水,捧着面巾,送到项宝贵面前。

  赶紧洗漱,赶紧陪少主夫人,珍惜光啊。

  ——

  去过香料铺子,看冷兔打点得还算勉强周全,毕竟年纪小,货理得有些了,便又帮着理了一通。

  冷兔一边陪着客人,一边空道:“这两来了好几个男人,都是要看看宝贝小姐,想做上门女婿的。我让他们等几,没告诉他们沈家庄园子的地址。”

  冷知秋点头道:“先不告诉,省得应付一些吃白饭的懒人。你看着有中看的、配宝贝小姐的吗?”

  “嘿嘿,都不好,和你夫君、小侯爷他们这样的人,根本没法比,宝贝小姐估计根本看不上。”冷兔笑嘻嘻的。

  听着这话,冷知秋就有些心烦,姻缘本来就难说,这会儿招赘,更加难碰上好人选。

  “夫君,知秋觉得,这样发布告招婿也不是办法,你常年在外,难道就不认识什么出色的好男儿,介绍给宝贝的吗?”

  项宝贵沉道:“当然是有,不过——”想了想,眉间有些微蹙“这样吧,等我这次从琉国回来,我便将宝贝带在身边,看看她自己的缘分如何了。”

  “带在身边?”冷知秋怔怔重复。

  “你也想和我一起出去走走吗?”项宝贵笑问她。

  “再说吧,一切顺其自然。”冷知秋说着就和冷兔告辞,要回项家。

  项宝贵一听“顺其自然”四字,就头皮发麻,无奈娇就是那样的脾气。

  刚出了香料铺子,就见鸣锣开道,阵仗摆开,一个壮如熊的中年男子,前戴着斗大的红绸花,扬着下巴,志得意的骑着高头大马,戴着皂隶仆从,游街而过。

  此人是老相了,正是钱多多!

  他终于从京城回来了?看样子,还发达了?看举着的牌牍,竟写着“税课司”

  “这人怎么没死在京城…”冷知秋暗忖着,瞥了一眼便急忙上了马车,不想让钱多多看到自己。

  项宝贵闪身上车,马车捡僻静小道走开。

  “朱鄯筹不足粮饷,看样子,是开了卖官的口子,这钱多多的税课司肥缺,想必花了不少银子去买。”项宝贵嘲讽的轻笑。

  一府税官,一年就能捞不少财物,倒是很适合钱多多的本擅长。朱鄯和他手底下那三个辅政大臣,真是太急躁了,脚都没站稳,就想削藩打仗,连“卖官”的口子都开了,可见户部的库银有多紧张。

  冷知秋却幽幽的道:“我不管那些朝廷里的事,夫君你刚准备要离开,钱多多便回来苏州,唉。”

  项宝贵揽她入怀,长指绕着她的秀发纠

  “娘子不用怕,我会安排好人手护着你。”

  就不能现在送他悄悄儿的去死吗?非要等到他儿孙齐了,再慢慢折磨死他?

  她微微撅嘴哼了一声,想了想,不由仰起小脸。

  项宝贵知道她的意思,她这是难得撒娇,索取安慰。他的眉眼都是柔情,低头便吻住殷殷的红,也不深入,只是疼宠的厮磨着,让彼此清新、熟悉的气息绕在一起。

  “趁着回西城榕树街,咱们俩偷偷的烧东坡、吃小灶,好不好?”项宝贵兴冲冲问她。

  “嗯,你教我烧。”

  这大热天,亏他想得出来,去吃什么东坡,腻都腻死了。不过冷知秋知道他就是想把她绑在项宅里独处,不让她回沈家庄瞎忙碌,所以才笑着答应了。

  ——

  回到项宅,二人才想起来,守院子的是三爷爷,还有个桑柔被留在这里负责打扫收拾庭院。

  桑柔者,夫妇俩都不想见之人也。

  但既然在院子里,便吩咐她去买,小夫俩则兴冲冲去准备炭炉子和小铁锅。

  桑柔原本因为被独自扔下,心里窝了无尽的怨气,这会儿突然见到项宝贵回来,顿时什么怨气也没了,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身旁有个极碍眼的冷知秋。

  趁着桑柔买去了,冷知秋拉着项宝贵进屋,打开美人榻下的机关。

  “夫君,你来看个古怪的东西。”

  二人牵着手下了石阶,走到石门前,冷知秋指着门龛上的宝箱。“你打开看看。”

  项宝贵深看她,琉璃灯火照着她那张秋水一泓的小脸,有着淡淡的忧愁。

  依言打开宝箱,举目看去,碧玉小青龙已经几乎消失,唯有龙头漂浮在半箱赤红如血的体上,也在逐渐消亡。

  “嗯?”项宝贵也诧异万分。

  盯着那箱古怪的红色体,二人均是默默无声。

  项宝贵心里想起一样东西,但觉得还是不要告诉身旁的小女人为好,便牵起她的小手笑道:“可怜我们项家遗产本就不多,好好一条碧玉龙就这样化为乌有,又少了一大笔财富。娘子,为了安慰我们受伤的心灵,还是赶紧上去烧东坡吧,桑姐儿的该买回来了。”
上一章   小户媳妇   下一章 ( → )
养个闺女当王非常王妃之王养妖成夫废材逆袭,绝芈月传富舂山居当朝第一恶妻鬼师典韦凰女癖好:豢转世姻缘:九
小户媳妇最新章节阅读《113从新开始;花明柳暗》txt下载,知乎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作品小户媳妇,如发现未即时更新请联系我们。小户媳妇最新章节无弹窗无广告免费在线阅读尽在知乎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