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小说网第一时间为您更新作品黑暗坡食人树
知乎小说网
知乎小说网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誓不为妻 美女老师 官道天骄 御夫有术 承少独宠 都市藏娇 医妃无价 暖妻来袭 亿万老爹 恋恋红杏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知乎小说网 > 推理小说 > 黑暗坡食人树  作者:岛田庄司 书号:44297  时间:2017-11-23  字数:10860 
上一章   尾声·手记    下一章 ( 没有了 )
  我想清清楚楚地谈论一下我的人生。究竟是哪些经历导致我始终无法摆黑暗坡上大楠树的支配呢?如果李无巨细地全都讲出来,太过冗长,不免无聊。所以我尽可能地把要说的内容加以整理,择其要而述。

  我出生于横须贺近郊一个相当富裕的商人家庭,是独生女。横须贺一带是山海相连的地方,绝不缺乏游玩的场地。如果是男孩子的话,童年时代肯定会非常快乐。父亲是个生活放纵的人,但我还是小孩子,并不了解父亲的个人状况,只觉得他和蔼可亲。

  父亲非常喜好女,但相对于身穿和服的日本传统女,他对时髦的西方女更感兴趣。因此他很早就让我接受李斯特和肖邦的音乐熏陶,教我演奏钢琴和小提琴。到了合适的年龄,他又送我进入横滨的教会女校去学习。这所学校三分之一的老师都是外国人,但是我入学后不久,大部分的外国教师都回国了。

  这段时光是我人生中最繁花似锦的时代,对父亲没有丝毫不。他就是要让我无拘无束地生活,要把我培养成他所憧憬的受西方教育的现代派女,这就是父亲对我的最高要求。等我到了适婚年龄,他就招一个上门女婿来继承自己的家业。

  在教会女校的时代,我告别双亲,到离学校不远的地方寄宿。这个寄宿地点,就是坐落在黑暗坡上的洋楼。现在看来,这只能说是因缘使然,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当时在洋楼里居住的日本人就是玻璃工厂的老板,名叫太田。那时候,像横滨这样有很多外国人的地方还很少,崇洋媚外的父亲就向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太田老板提出,请求让我寄宿在他家。太田老板慨然允诺我寄宿在洋楼里。

  但是日常生活中,我与太田一家相处并不融洽。太田老板似乎在其他地方另有情人,不怎么回来。而太田夫人以为我知道了他家的内情,对我态度冷漠,总是鸡蛋里挑骨头。我很想离开这里,另外找地方寄宿,无奈战前困难,很难找到合适的人家。并且父亲的生意也要靠太田老板关照,我甩手一走,恐怕对父亲会有不利影响。

  于是我总是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三楼,或读书,或弹奏风琴。弹琴有特定的时间,那之后就是看书。虽然我很想看电影或者看戏,但是太田夫人绝不允许我外出。还有,就算我买来小说,她一旦发现就会强行没收。如果我从学校回来晚了,她一定打电话到学校去询问。就这样,太田夫人渐渐开始以限制我的行动自由为乐。到了昭和十六年,社会风气出现了奇怪的变化,在学校和街头巷尾经常出现吵架与斗殴的场面。太田夫人虽然没有来找麻烦,但也很幕庆。这个人就是这样,和自己丈夫关系不好,就迁怒于我这个寄宿的学生。

  那时,我只能围着洋楼转,不离开太田夫人的视野太远,她才会足。从学校回来,不要说绕路,就是走得稍慢一些,都可能惹她生气。

  所以我放学之后只好赶快回来,在洋楼附近或者玻璃工厂的范围内独自活动。当时我就是和工人们说话她都要发脾气,更不用说从学校带同学回来一起玩耍。还好,工厂里经常有附近的孩子来游戏,还有一只误闯进来的野狗成为我的伙伴。

  现在看,这只野狗正是我不幸的开始,影响了我以后的人生。这只野狗浑身茶褐色,不是很大,就像我饲养的宠物一样,我经常喂它吃的。但是,也许是在外边受欺凌的缘故,它十分胆小,还有些神经质,只要有人接近,它就狂吠不止。我很莫名其妙地喜欢上了这只野狗,就选择了工厂内的一个偏僻角落,用绳子拴住它偷偷地喂养。对一切都有怨言的太田夫人明显地讨厌动物,我一逗小狗她就没有好脸色。也许当时我存在一种微妙的逆反心理,所以敢于这样做。好在拴狗的地方离洋楼不远,我跑来跑去乐此不疲。

  现在回想,我为什么要那样呢?我早点把这只野狗赶走就好了。

  那是一个星期五的下午,我从学校回来,在门口和外出买菜的太田夫人擦肩而过,我问候过她以后就直上三楼,放下书包,拿了块剩面包就跑到工厂里去喂狗。前一天晚上,因为夫人盯得太紧,没有机会去喂我的宠物,导致我上午在学校里都心神不定。

  我拐了一个弯,来到那个铁皮围拢的偏僻角落时,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我永远也无法忘记那悲惨的一幕。就是到现在,每当我从梦中惊醒,闪现在眼前的也仍然是那幅画面。我因惊恐而无法呼喊。

  那是世上最可怕的场景。一个居住在附近、经常来工厂里玩耍的五六岁的小女孩躺倒在血泊里,就像一个被损坏的娃娃,全身被咬得千疮百孔,头部几乎离了躯千。不用特地上前查看,就知道她肯定是死了。那只野狗则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蹲在旁边斜着眼睛呼呼地息。

  我终于大哭起来。这时总要找别人来帮忙处理才好,但我又猛然停住了脚步。

  把野狗拴在这里的人是我,不管怎么说我都必须对这个悲惨李件承担责任,那个讨厌动物的太田夫人决不会放过我。怎么办?那样也会给我的父母带来很大的麻烦。

  太阳还高,工厂里居然没有人注意这里的异常,真是不可思议。这个女孩被咬时难道没有呼救?

  不,肯定是工厂的原因。玻璃工厂总是充噪音,是这种噪音掩盖了小女孩的呼救,使工人和太田夫人都没有听见。我立刻就想把尸体藏起来,以后的事情可以从长计议。我急急忙忙返回房间,章出一大块以前包书用的旧毯,手忙脚地把小女孩的尸体裹住。所有这一切都令人不堪回首,但当时我为逃避责任,只能硬着头皮去做。

  我解开绳子轰赶野狗。可是它怎么也不肯走,我一边哭一边用石头扔过去打它,我还从未这样凶狠地对待过动物。匆匆清理了地面的血迹之后,我抱起卷着尸体的布包回到了房间。幸亏太田夫人出去了,家里也没有用人。他们的两个儿子也早已独立,不在家住了。谁也没有发现这一切。

  我想先把尸体藏在壁橱里,然后再想办法把它处理掉。下一步怎么办?我为此纹尽了脑汁。

  但是我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一般情况下可以在夜里溜出去把尸体埋掉。但对于一个十八岁的少女,我一时间连这样的办法也想不到。一到晚上,这个洋楼大门紧锁,在所有人都安然入睡之时,自己一个人抱着一具尸体跑到外面,想一想都会发抖,怎么敢出去呢!如果那时被什么人发现了该怎么办?我被吓得骨惊然。并且,一到晚上,那个小女孩的家里肯定非常焦急,警察会连夜在附近巡逻搜查。所以晚上抱着尸体出去实在是太危险了。而且,把尸体到什么地方去我根本就没有主意。我只有一个人,没有谁会帮我。那么白天怎么样?白天也不行,除了上学,我根本得不到外出的机会。

  别无良策,我只好暂时把尸体藏在壁橱里。晚上我没有吃东西,就这样过了一夜,根本睡不着。

  到了第二天早上,果不出所料,听太田夫人说,附近面包房的小姑娘浮子失踪了。

  我觉得她应该更小,没想到已经是小学一年级的学生了。真是可怕!我回到房间,把尸体到壁橱的最里面,上面探上空箱子和书本,这样谁也不会发现。接着我就上学了。

  当然,我根本无心学习,昨夜的失眠使我感到恶心,总是担心房间里的尸体会被人发现,我简直想痛哭一场。我非常后悔,自己为什么一只野狗拴在那里呢?!为什么要把尸体抱回房间里呢?!面包房老板已经在开始祭莫她了,可我还是没有想出好办法。

  终于放学了,我急急忙忙往回跑,却不敢进入家门。我担心尸体已经被发现,警察把房子团团围住,所有的人都作一团。这种担忧让我陷入极度的恐惧。

  终于到家了,还好,一切如常。洋楼还和以前一样,没有什么变化,问候了太田夫人之后,我急忙回到自已的房间。房间里还是老样子,壁橱里的东西也没有人动过。但令我汗倒竖的是开始有气味四处飘散,那是死尸的气味,既不同于血的腥奥味,也不同于的腐。烂味,而是二者兼而有之的奇怪气味。

  这样下去肯定不行,但是如果开窗换空气,就会让外面的人也闻到这种味道,一旦引起别人注意就完蛋了。到那时我对父母只有以死相报。不!我就是死了也无法表达对他们的愧疚。

  怎么办呢?怎么办呢?坐在窗台上,我只感觉自己心虚气短。

  在窗边,我看到了树龄两千年的大楠树,它茂盛的枝权越过了围墙,伸展到黑暗坡的道路上方,果菜店的卡车正停在那里。

  因为有围墙遮挡了视线,我看不到卡车的全部,只有青灰色的篷布和驾驶位的上顶跃入眼帘。现在果菜店已经在坡道上开张营业了。卡车旁架着小小的摊,上面摆放着蔬菜和水

  果。附近的主妇们不必为买菜跑出很远,这个卡车上的蔬菜就完全令人满意了―品种丰富,比较新鲜,此外价格还便宜―所以这个能移动的果菜店生意兴隆。附近的主妇们都会按时等待果菜卡车的到来,果菜店的老板也是十分健谈的人,主妇们买了菜之后仍然不回家,站在那里同他闲谈,直到天色完全昏暗下来,果菜店打洋为止。最后,只剩下果菜店的老板一个人了,他默默地收拾起摊,发动卡车的引攀,回去了。我经常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面。大楠树伸展出去的枝叶下,是果菜卡车的篷布,接着就听见主妇们的声音,大家开始凑到卡车周围。

  我呆呆地注视着下面的一切,一个计划在头脑中形成了。以前太田夫人让我替她去买菜时,果菜店的老板曾经对我说过这样的话。他说,驾驶这辆卡车相当艰难,因为水果蔬菜只要稍稍挤碰撞立刻就不新鲜了,外表也变得难看,所以开车时一定要尽量避免晃动。但是矶子海岸的道路很难走,弯角太多,道路也不平整,如果不用篷布翠住,蔬菜很可能在半路上掉下去。

  我又想到了处理尸体的问题,如果这样下去,我肯定只能坐以待毙了。学校以外的地方我一步也不能途越,而尸体放在壁橱里迟早会被别人发现。我只有利用果菜店这台卡车把尸体远远运到其他地方去,此外别无他法!

  我的具体做法是这样的。暮时分,当果菜店打洋,卡车还停在坡道上的时候,我把小女孩的尸体用绳子捆住,吊在卡车篷布上方的树枝上,然后缓缓地松开绳子,让尸体慢慢落在车斗的篷布上。卡车就可以把尸体拉到其他什么地方去了。也许路上拐弯时会掉下去吧。如果老天帮忙,落在矶子海岸的道路上也说不定,运气更好一些的话,开车的老板自己都不会发现。如果这一切都顺利,那就是最好的结果,女孩的尸体远离了这里,我就可以摆嫌疑了。

  事不宜迟,我下定决心后立刻动手。我无法忍受尸体继续藏在自己的房间里了,尸体的味道越来越强烈,我几乎快发疯了。

  幸好已经是十月,太阳落得比较早,容易腐烂的炎热季节也已经过去。还有一个有利的要素,今天是星期六,果菜店的卡车往往要多停些时候。我找出搬家打包用的行李绳,趁太田夫人不注意,溜了出来―如果我傍晚到庭院里去,夫人也要唠唠叨叨。

  我绕到后院,隔着水泥围墙,看到卡车仍然停在那里。我用绳子拴住一块小石头向上投掷,想把绳子挂到树枝上去。尝试T几次,绳子终于挂上去了。接着用竹竿把绳子推到围墙外边卡车的上方,卡在那里的一个树瘤上。这一切都做好了,接着就是把绳子的两端打成一个结,抛到屋檐下边我房间的窗台上。这更难了,我几乎要哭出来,历尽周折,总算大功告成。天完全黑下来,水泥围墙的另一侧,闲谈还在继续,看来时候还没到。我留意着太田夫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当我将绳子的一端连接在尸体上的时候,新的问题出现了。我能用这块毯包着尸体吗?万一有人发现这块毯是我的怎么办?搬家的时候,太田先生和夫人都看见过,我不能指望他们认不出来。我开始生自己的气,怎么事先没想到呢?!最后别无他法,我只好把毯从尸体上剥了下来。

  尸体已经变硬,虽然用手指按住还能凹瘪一下,但的确已经相当僵硬。我含着泪,心想还是不要一圈一圈地捆紧,只把绳子兜在小女孩的肋下,这样等尸体被发现时,应该看不到绳子。不能让人猜出尸体的来历,不能给人留下追查的线索。我想,只要绳结不立刻松开就可以了。把女孩的尸体顺着窗户垂了下去,然后紧紧拉住绳子,免得尸体垂得太低。这个时候,我突然感到十分恶心,胃剧烈地收缩,心脏几乎停止跳动了。不管我怎样用力拉着绳子,女孩的尸体仍旧擦碰着周围的树枝,摇晃着滑向黑暗中。终于,在我的不懈努力下,尸体终于吊到了最高的树枝上。黑暗之中,谁也没有注意这里。剩下的事情就是安心等待坡道上的人们安静下来。终于,主妇们的声音低下去了,人们渐渐散开,脚步声都远去了。卖菜的老板开始拾掇他的摊。现在正是时候,我一点一点地放松绳子,轻轻地把尸体落在篷布上那就大功告成了。好,好,成功了!我确信自己已经成功了。下面一片漆黑,还不算太费事,一切应该没那么糟糕。

  我握紧绳子的手轻轻松开了。啊?绳子没有反应。我松开了拉紧绳子的手,但绳子却无力地垂着。定睛一看,模模糊糊中发现尸体原来仍然吊在树上。

  我吓了一跳,赶快往回收绳子,可它纹丝不动。我吓得头发都倒立起来了,简直要哭了。绳子肯定在树枝分权的地方被夹住了。我一边哭一边用力拉绳子,不管我怎么用力,它就是没有反应,我现在仍然记得那时的绝望心情。

  看来我将不得不结束在人世间的生活了。此时我什么都不想了,只是拼命地拉绳子。大楠树的枝叶摇动起来,可能已经惊动了下面的老板,但我已经顾不了许多。今天如果不把尸体到车上,我的人生就到此为止了。当然,这都是后话。“啊!”我惊叫了一声,突然一股跌坐在地板上。出了什么事?再去拉绳子,它顺顺溜溜地收回来了。我了半天才明白绳子已经断了。这质量低劣的草绳承担不住什么重量。这时,卡车引攀呼呼地已经发动起来了,声音格外响亮。尸体呢?我跳起来趴在窗台上,只见卡车摇摆着,向坡下远去了。可是,小女孩的尸体仍然吊在树上。

  那天晚上,我开始发高烧,说胡话,但夜里到底说了什么,却完全不记得了。高烧一直持续到星期一,医生的诊断是我过于疲劳。高烧时,我想到了自杀。首先要给父母写一封遗书,我开始在头脑中打草稿。

  星期一上午,烧退了。我终于能起了,就挣扎着到窗口去。

  外面的尸体肯定被人发现了,但我一直处于高热昏状态,没有听到半点风声。

  现在怎样了?结果,小女孩的尸体仍然吊在枝权上。大楠树伸出浓密茂盛的枝叶,就是白天树下也很昏暗。尸体被树叶掩盖,很难被发现。即便如此,竟然没有人在坡上走过时抬起头来。尸体悬挂至今仍无人发现,简直匪夹所思。

  星期一这一天刮着轻风,傍晚,果菜店的卡车再次来到树下。它星期一、星期三和星期六到黑暗坡来。

  就在那天傍晚,尸体被发现了。我事后听主妇们描述过,下面我要以目击者的口吻来记录整个经过。

  (前面己述,省略。)

  我想,这下可真的完了。但说来也怪,警察并没有找我问话。

  大家普遍的看法,这是街上那些贼眉鼠眼的变态家伙的暴行。但我心里知道,在一般情况下,誉察应该不会让我漏网。而恰在那时,太平洋战争爆发了,这个案件最后居然不了了之!

  就在这事件之后不久,我的生活就发生了极大的变化。首先,因为战争,我离开了学校和太田先生的家,跟随父母疏散到了信州。后来父亲因为商务需要去了东京,结果死于空袭。祸不单行,不久以后,母亲就病死在松本她妹妹的婆家了。现在,只剩下我孤身一人活在世上。父亲的遗产理所当然应该归我,可是不知怎么一下子冒出很多陌生的亲戚来,搬的搬,扛的扛,分光了家产。最后我只剩下一身衣服,什么也没得到。但我谁也不怪,我知道这是报应。

  此刻我深知不能继续在姨妈家吃白食了。战争结束后,我只身来到横滨,在高级式料理店做艺伎。我会说英语,又能弹奏钢琴和小提琴,由于表现出众,让客人刮目相看。当然,客人都是占领军。那时到高级料理店来寻作乐的几乎没有日本人。昭和二十年岁末,我在这里遇到了后来成为我丈夫的詹姆斯·培恩。这也是我命中注定的吧,谁也无法逃脱命运的安排。

  庵姆斯当时是非常优雅的男士,甚至有些腼腆害羞,文静稳重,从来不会和人大声说话。他似乎就是这样的性格。不,表面上的文雅改变不了他的内心。事实上,他是把自己可怕的精神变态隐藏在稳重厚道的外表之下了。当然,我注意到这些的时候,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后的本情了。

  他想在横滨开设一所面向外国孩子的学校,要我帮他物合适的地皮。两三天以后,得到老板娘同意,我作为翻译,跟着培恩去咨询横滨的地产中介。很快,我们就发现了适合办学的土地。不知怎么回事,居然是那可怕的黑暗坡上的玻璃工厂。战时,太田先生一家全部死于空袭,这里已经成为了废墟。

  又过了三天,詹姆斯突然向我求婚。我认识他还不到十天,当然谢绝了。这时老板娘和一些周围的朋友越姐代厄,替我做了主。我虽然有些杭拒,但也有自幕自弃的心理。在高档料理店里表演才艺,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我最终接受了他的求婚。

  但是如果我知道自己很快会成为他子,那么从居住的角度考虑,我决不赞成选择太田玻璃工厂的旧址。买卖协议办妥之后,所有的意见都无济于事了。我再次回到了那可怕的地方,这就是命。

  詹姆斯买下土地之后,立即投入了工作。他先找来专业人员清理废墟,接着又画出了学校的设计图纸。他似乎很擅长这方面的工作。太田先生原来的宅邸,只留下一座洋楼,他说要修缮之后自己居住,我听后汗直竖。我们在户部车站附近租房子住,直到整个工程结束。

  因为学校要尽早开学,所以教室的建设和住宅的装修不到一年就完工了。昭和二十一年七月,我们搬到了黑暗坡,并在这里举行了结婚仪式。

  结婚仪式的来宾都是英国人和美国人,一个日本人也没有。詹姆斯曾问过我是否有需要邀请的客人,但我摇了摇头。那时我已经怀孕,大腹便便,两个月之后我生下了卓。丈夫的英国朋友都是很好的人,我在这样不幸的日本社会里,出乎意料地拥有了幸福的家庭。太田先生的住宅经过装修改造,变得宽敞明亮,已经不再令人生厌了。因为我对婚姻生活从没有过高的期待,所以对这样的生活非常足。以前受到的教育,开口闭口都是洋鬼子洋鬼子的,现在看,结婚实在是件好事情,以后可不能再说人家是洋鬼子了。可怕的不是和外国人一起生活,而是后院的那株大楠树。昭和十六年的事,我怎么也忘不了。

  我想起那件事的前因后果,所有一切都是因为中了大楠树的诅咒。江户时代,这里就已经是刑场了,无数死囚的怨恨都倾注在这大楠树上。把可怕的詹姆斯·培恩吸引到这片土地上的,说不定就是那株老树。

  培恩像钟表一样规律地生活。早晨六点四十五分起,散步三十分钟以后用早餐。八点五十分出发去学校,九点早礼,上午他就一直待在学校里。十一点五十分回家,到三楼给青铜风向上发条播放音乐,然后下到一楼,吃午餐到下午一点,在书房里工作到四点。四点开始到街上散步,购买一些书籍和艺术品。晚上八点吃晚饭,接着又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十点半,他会准时回到我们夫二人的卧室。(前面已述,省略)

  我最初对这个具有绅士风度的英国人是由衷的敬佩,看来他的确是个出色的、受人算敬的教育家。但所有一切,都缘于

  他戴着假面具。这样的生活规律,使他在书房里的时间不会受到任何打扰,因为一到下午四点,他肯定出来,如果有人要找他,只需要默默等待就可以了。他要的正是这个效果。在黑暗坡生活了一年多以后,丈夫对我的态度开始变得冷淡。他和蔼的态度没有变,但是极其讨厌我的打扰,就连我进入书房打扫卫生他都不高兴。后来他干脆把书房上了锁,也没有给我钥匙。我此时开始怀疑他对我的感情,担心他在内心里歧视日本人。

  每当他下午四点到横滨街头散步,我就产生一种不安的情绪,我怀疑他买回来的不仅有艺术品,还有者的小孩儿。后来他把我赶到外屋,每隔一段时间就偷偷带回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我偷听了他们在书房里的谈话。天啊里我的丈夫居然在说语,而他对我一句语都没有说过,这太令人吃惊了。我是一个机灵人,就是把我远远赶开,我也明察秋毫。我发现一到第二天,孩子就消失了。这样的事情,几个月之内发生了四五次之多。我提高了誉惕。

  一天,我偷偷地复制了一把书房的钥匙,趁丈夫到学校的时候进了书房。开始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但后来我发现了地下室的秘密入口。原来他暗中建造了一个地下室,我知道太田先生住在这里的时候是没有地下室的。在地下,我发现了小女孩的尸体。一具放在那里,旁边的桌子上还有四个女孩的人头。

  向上看,就是大楠树伸展下来的无数须。真是令人恶心的地下密室。墙上还有可怕的壁画,画着吃人的大楠树,树里面还有未消化的尸骸,屋顶上还有一个人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

  这才是丈夫的真面目!他是隐藏在绅士面具下的精神变态者。

  可惜的是,当我发现这一切的时候,已经是结婚十几年以后了。此时我已经生了两个男孩儿,肚子里还怀着第三个。我一直想堕胎,但已经来不及,不久后我生下了玲王奈。此后的数年间我一直生活在不尽的烦恼里,最后走投无路,我杀掉了丈夫。如果让他继续这么活在世上,不知还会千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来。

  我曾在教会女校时代的太田玻璃工厂里偷出一种药品。当时的技师告诉我,这种制造特殊玻璃使用的添加剂如果注进人体里,人就会麻痹,失去意识,不好两个小时就会死亡。当然,工人不会主动送这种危险的东西给我,但我想自己将来一旦要自杀时可能用得上,就偷出了一些。我杀丈夫时使用的就是这种药品,具体做法就是在他睡时,从他的牙和牙佩之间注进去。我读过医学书籍,知道这样一旦将来验尸也很难判断死因,我用的是丈夫藏在地下室里的注器。

  我把丈夫的尸体扔进了地下室,独自浇筑水泥将地下出入口封闭起来。至于培恩学校,我委托给了教务长,说丈夫回英国了,让他全权处理关闭李宜。现在回想起来,他对我的话深信不疑,除了有学生数量开始减少的因素,或许还可能是大家对培恩道貌岸然下的变态行为已经有所觉察了吧。

  丈夫死了以后,我就可以不慌不忙地在他的书房里查找线索了。原来,他的故乡在苏格兰的弗斯,早年他在那边也曾偷偷犯下类似的罪行。我发现了他记风格的叙事诗,当然,我把这些都销毁了。

  但是,丈夫有个毛病,喜欢在书籍的余白处画,我不可能查看所有的藏书,其实只要仔细搜寻,应该还能发现其他危险的蛛丝马迹。

  我根据回忆,写下我丈夫的部分创作内容。他虽然是个变态的疯子,但不能抹煞他的艺术才能。轻易地毁掉他的艺术作品,我也有些自责。(前面已述,省略)

  我越发对大楠树不胜恐惧,觉得它是所有悲剧的起源,我始终不能离开它半步。这个可怕的家伙从来都是只做不说,而我和周围的人,不过是任它摆布的玩偶罢了。

  照夫竟然是我在昭和十六年吊到树上的小姑娘淳子的哥哥,再婚后的我得知这一点时,不惊愕万分。如果说这就是命运对我的讽刺,那命运也太残酷了。为什么只对我发这样的怨愤?又是那株老树在捣鬼吧?不然无法解释这接二连三的不幸。我的人生永远无法摆老树的纠了,自从昭和十六年发生了那样一出悲剧以来,我已经被大楠树牢牢抓住,要用我的一生来哀悼不幸的牺牲者。

  真是一株可怕的树!牧野照相馆的牧野省二郎先生从坡下狮子堂的老板那里听说了发生在昭和二十年夏天的惨案,从他们讲述里,可以充分认识到大楠树的本质。(前面已述,省略)

  我的孩子们所表现出来的异常,丝毫不比他们的父亲逊。命运人,这极有可能还是大楠树的阴谋。

  大楠树的疯狂,体现在詹姆斯创作的管琴乐曲里,他就是为了给大楠树演奏才开始音乐创作的。就像种树必须浇水,而大楠树需要的是这样的音乐。那整个就是疯子献给魔鬼的礼物!

  不错,这些孩子都是我的骨,我该对社会负什么责任暂且不说,就让他们全部消失这件奉,与其说是我自己的主张,不如说是那株大楠树的意志。它开天辟地以来就立在坡上,不管怎样,我只有服从。如果再不抓紧时间,他们就要生小孩儿了,可怕的小家伙们将继承培恩罪恶的血统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我后悔没有趁三个子女年幼时把他们杀掉!

  我利用了绳索,参考了十八岁时处理尸体的方法,终于杀掉了卓。除了警察以外,还出现了两位奇怪的不速之客,他们自称是私家侦探。接下来会怎样呢?(前面已述,省略)

  …我想只好如此了。

  必须立即动手了,我要使让离开这个世界,然后是玲王奈。

  我虽然有这个志向,但身体状况已经不允许了。杀卓的时候,我自己不慎受了重伤,现在杀让,万一用尽最后的力气,我极有可能从这间病房一去不归。如果那样,这册手记将不得不留在世上。为预防万一,我要把它封好,保存在院长先生那里。如果我死了,院长将根据我的嘱托,把手记交给玲王奈;如果我的计划顺利实施,杀掉让之后接着杀掉玲王奈,我将抱着这册手记,连同我的身体,与这幢老屋一同付之一炬。这都是天意!

  我已经委托了牧野夫妇,如果我死了,就把老屋烧掉。这幢老宅应该和我一起消失。牧野夫妇是我终生的朋友,我得到过他们无徽不至的照顾。我意外住院以来,就是他们把这册手记从家中的隐蔽处找出,连同衣物一起送到病房里来的。现在我能够托付的,也只有他们夫妇二人了。

  玲王奈啊!如果你正不幸地阅读这册手记的话,请让妈妈的哀痛化作缕缕青烟吧!妈妈真的深爱着你们,你们不相信也没关系,妈妈不要求你们一定要相信。但是你们知道吗。一旦世人得知真相,他们就会骨慷然,然后像看待魔鬼一样看待你们,到那时你们怎么办?妈妈别无选择,只有把你们从这个世界送走。你们的父亲也是如此,那玄和蔼慈悲的好人,所作所为都是不自觉的,无意之中就成了魔鬼。所谓疯狂,就是自己不能认知啊!玲王奈啊!如果你能体会到妈妈肺腑之言的含义,将来就绝不要生孩子,那肯定是个可怕的孩子!

  玲王奈啊!妈妈这是怎样的人生啊?!自己不得不杀掉亲生骨,否则死不琪目,妈妈失败的人生就是这样啊!不!不能说这是我的失败!这完全是那株大楠树造成的。我死以后,那株大楠树依然会生机盎然吧?多少年来,它制造了一连串的暴行,无数人在它的树荫下身首异处。现在它使我杀掉自己的骨,真不敢想象,将来它还能做出什么李情来呢?!
上一章   黑暗坡食人树   下一章 ( 没有了 )
出云传说7/占星术杀人魔占星惹祸D坂密室杀人收死率常务理事疯了绿色之死都市之声会奔跑的男尸化石街
黑暗坡食人树最新章节阅读《尾声·手记》txt下载,知乎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作品黑暗坡食人树,如发现未即时更新请联系我们。黑暗坡食人树最新章节无弹窗无广告免费在线阅读尽在知乎小说网。